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栟茶、角斜边界采访老人沈小洪整理最近我在路上看到两位老奶奶,看起来有

  • 栟角沈小洪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7040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22/7/27 6:55:49
  • 来自:江苏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如东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栟茶、角斜边界采访老人







沈小洪整理







最近我在路上看到两位老奶奶,看起来有90岁以上,欣喜若狂,这可是珍贵的史料档案库啊!于是掉头采访。此地位于栟茶和角斜边界,栟茶一侧,此路叫挺车路,关于该路的传说,有个老太说很久以前有个人有挺车路这么长,老百姓用铁锨奔石子(一说是大米)给他吃,结果他越吃越带劲,终于有一天吃撑了,倒毙在了地上,形成这条路。这条路在她们小时候就有了。其中一个老太84岁,并没有90岁。我问富滩乡,她们都很熟悉,属于栟茶区。而且过去这里属于小窑村,后来小窑村一分为四,分别并入陈湾村、杨堡村、大窑村、新庄村,这里也就属于陈湾村了。







又问过去年老的男人是否留长辫子,绕在头上,她们说不稀奇,都见过,但也只是极少数老人留。







关于此处的匪保长,有个老太说南边有个地方叫劳儿塘,匪保长就在那里毙了,估计没有后人了。









又问有没有翻身棒,她们异口同声地说有。当地有个季寡妇专门打翻身棒,过去村民大会在该老太家门口召开(她家场地大,原小窑四队),腐化分子跪着,用高帽戴头上,随着一声令下,翻身棒挥舞起来:“还不快招!”这河北陈某妈妈挥舞翻身棒很厉害,打起来要命。吴某某的妈妈被李某某打。北边这条河历史很悠久,小时候就有。路南秧田这里老地名叫放厂,名字不懂由来,有草、坟墓等。大龙圹,她们不清楚。但是文革时期,地主富农坟墓里有金子银子(盗洞)。这里没有人溜到台湾。我问过去浒北的大地主吴大英,看看她们有没有印象,结果她们说她们这里的吴大英,不是地主,已经过世。旧场有名的吴乡长不认识。沟北是海防五大队马坝村,西边是海防七大队。关于马坝的来历,不清楚。有个老太的妈妈那里叫翘儿场,也不懂什么来历。陈湾村也不是姓陈的多。稍微年轻的老太姓王,但是不懂祠堂在哪里,我说在栟茶吧,她不懂,她是嫁给张家的,娘家在海防十大队。忽然我想起我海防十一大队的三姑夫王维高系海难后招魂的。老太不熟,只是说那里淹死的人比较多。过去招魂,弄什么虫子,勾到一个虫子就个虫子、弄不海(蟹)就个海。弄个和尚去,站在潮头上念经。晒鲎,说是和太阳比晒。









一提到我大姨爸朱桂珍(海防七大队),她们非常熟悉,虽然间隔几里路,且不在同一个县,但其声名远扬。她们都说此人很好,那个满头白发、拄拐杖、84岁的老太也姓朱,她说:“喔,朱桂珍人好喔!”我大姨妈经常走这里,和她们熟悉,过去大姨爸收鸡子,和她们相熟。她们说人心不能恶啊狠啊,否则死了还要被人骂。







关于这里打仗,朱奶奶说那时候打仗,夜里起身靠着墙角。还有个老太说子弹头端不动,有的兵好的,有的下乡割玉米,到人家床底下搜索。反动派喜欢吓人,叫村民排队站好,在场上把机枪架起来,吓人,实际上不杀。九财妈妈说,锅堂里还有一瓶青青儿米给你,于是真的不杀了。东边吴某某(以上某某名字不写,以防后人误会)家被反动派烧了,吴的爷爷,当时小瓦屋,瓦片都烧得通红,吴的父亲曾站门岗,看守劳改犯。







关于支前做军鞋,朱奶奶说知道,但她那时候小。她有两个舅舅,双胞胎,都参军了,一个牺牲在朝鲜,婆婆外公去世了,只有她大表爹去收尸,一个棺材里几副尸骨,可见战争的惨烈。

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
""